SCP-166

会被和谐吗?

谁来陪我唠嗑基金会

真的,再不找人聊基金会我就要死了。

(今天看了一整天文档和外围整个人已经快要在热泪和狂笑中碎裂


我爱Bright,亮亮真是太惨了,太惨了,这么可爱的人。

基金会-Bright博士的大反转

“官方隐藏剧情”求你们看看

这几天在主站游荡,看了很多以前没看的讨论和外围。发现了一些有些人已经知道,有些人可能还不知道,反正我是完全不知道的Bright家族秘史…

从13年入基金会坑以来我就觉得Bright是个欢脱,没良心,为了向基金会表忠心把亲弟弟(SCP-590)卖给基金会还把弟弟搞成弱智,有永生这个外挂所以热衷作死的搞笑型角色,甚至是天启四博士里最不值得深挖的人。

我他妈错了。

我误解了Bright三年,将近四年😀我现在恨不得去切腹(

首先,关于弟弟590,那个能把别人的疾病吸收到自己身上的男孩子。不少人都在主站文档下哀嚎Bright让590治疗别人智力障碍导致他智力退化到永远三岁状态这个行动...

绿洲(Clef中心 铃者AU)

很久之前的SCP基金会同人。CP:C7376, C336

我爱铃者设定。这半篇挺满意的()

C336

1

你远远便看见了神殿。

太阳正沉入西边的群山。亘古永寂的沙漠屏着呼吸,只有偶尔的干燥晚风拂过你的身体。你眯起眼睛,想看清沙山顶上那被夕阳染成浓艳橙红色的石质建筑。

那把琴栖息在你的脊背上,轻若萎缩的羽翼,琴腔隐约被你疲惫的心跳震动。木质琴板隔着布包与衣料仍然透出活物的温度,仿佛千年前死去的树木尸体仍未凉透。

你的手指被体重压入粗砺的砂土,沙砾刺进甲盖,被血液染红。你已经注意不到这种微弱的痛苦了,因为自己的情况实在算是狼狈。干渴,饥饿,精疲力尽,双眼被沙漠单调的色彩刺痛,还有一...

基金会☆红楼梦

[摘自Glass博士给Bright博士的初次心理评估]

…又问Glass:“可也有项链没有?”众人不解其语,Glass便忖度着因他有项链,故问我有也无,因答道:“我没有那个。想来那项链是一件异常项目,岂能人人有的。”Bright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项链,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异常项目,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不朽’不‘不朽’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众研究员一拥争去拾项链。Kain急的搂了Bright道:“孽障!你生气,要打骂D级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Bright满面泪痕泣道:“基金会的其他博士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小天使似的博士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

Introitus

脑洞碎片:恶魔Clef/神父073

短。烂。请注意避雷。




*****


现在,Clef望弥撒时喜欢站在第一排。


年轻的神父正俯身亲吻祭台,祭服衣领和鸦黑发尾之间露出些许后颈的麦褐色皮肤。一吻完毕,他站直身从辅祭手中的香船里舀出乳香,添进另一名辅祭托起的提炉里,香料,木炭与祭台上蜡烛燃烧的气味融在一起,混合而成的香味让Clef有些想打喷嚏。神父绕祭台奉香时的动作纯熟而优雅,白色烟雾从摇晃的香炉中氤氲而出,把他脸上专注的神情遮掩了大半。但Clef仍然看得很清楚。


像他这样天生的不信者并不享受参加弥撒。圣咏,圣歌和经文总是让他从骨头缝里觉得不适,祭器与苦像上无人能看见的光辉...

基金会☆祝福

[事故76682-D访谈记录节选]

“我真傻,真的,”AA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隔三岔五682在酸液里闲的无聊,会突破收容;我不知道亚伯会去撩它。我一清早起来就做了体能训练,拿出Clef和Kondraki斗剑的录像,叫我们的亚伯坐在收容室里看着玩。他是很不听话的,只有看录像才能安静一下;他去看了。我就在办公室看文件,写报告,报告写完,要做心理评估。我叫亚伯,没有应,去收容室看,只见门碎得一地,没有我们的亚伯了。”

是的,亚伯被682吃空了,这部分非常符合原作

© 你的铃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