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发一个自己这边的服装设定,传统服装和现代私立学校校服😌

还有人记得我吗

全方位奇幻架空世界构建35题

1 这个世界的文明目前处于什么阶段?请简述文明的发展史与未来的展望。

2 这个世界中最主要的智慧种族是什么?请简述一下该种族的历史与特点。他们和其他智慧种族(如果有的话)的关系是怎样的?

3 挑这个世界中你最熟悉的地区,确定你已经完善了它的地理特征,整体环境,以及风土人情等设定。写一份旅游宣传。

4 挑这个世界中你最熟悉的地区,讲讲它的货币体系。

5 挑这个世界中你最熟悉的地区,写写那里的低级小餐馆会提供什么食物与饮品。请结合地理,文化,经济等因素构思。

6 挑这个世界中你最熟悉的地区,说说看这里贫富最大的饮食差异是什么。这是由什么因素造成的?

7 挑这个世界中你最熟悉的地区,介绍...

腿一个费尔


电容笔终于到了我可以放飞自我了


高科技就是好俺一个文手都能画画儿

紫蓟花与紫蓟花

自己给自己写的同人。
西幻。Cp向。很少女。

1

阿伊诺带着深冬的干冷晚风步入室内,却并没有被想象中的暖意包围。她冰冷的的脸颊只是被最轻微的气流变化抚慰了一下,而就连这也可能只是她的幻觉。

就算这屋子再偏僻,它也是伊撒鲁斯王行宫的一部分。她的眉头皱了起来,一旁裹着厚重外袍的侍女长显然由于她的不满而颇为紧张,但阿伊诺紧抿嘴唇,那比她还年长的姑娘并没有勇气为自己辩解几句。

昏暗的房间里有股香料的味道。但玫瑰油,刺槐花与乳香的甜净气味掩盖不了那股潮湿沙土般黑暗浓郁的气息,阿伊诺知道那不是沙土味。屋里熏过紫蓟根,驱除邪灵净化疫病的良药。她把眉头皱得更紧。

"他没有告诉你们不要烧那天...

个人色彩浓重的西幻30题

1 三弦铃琴,陶笛与阉人歌者

2 蹄铁匠,珠宝匠与法师的学徒

3 农妇布满刺绣的头巾下的厚密长发

4 贫瘠岛屿上简陋肃穆的神殿与在神殿里长大的孤儿们

5 城镇里从不停工的铁匠铺

6 空气中弥漫着蒸汽与玫瑰油香味的公共浴场

7 日落时才会热闹起来的奴隶市场

8 寒热病,绞肠痧与肺痨

9 镶嵌珍珠的鎏金铜碗与水晶酒杯

10 孩子绣满吉语与平安符文的衣带

11 走街串巷的游医与药箱中的一百个小瓶

12 同样真实的邪法与神迹

13 被郡王与领主控制的宝石矿场

14 疲倦的矿工与疲倦的探矿师

15 玫瑰露酒,蜂蜜甜茶,甘草糖汁

16 炸鹰嘴豆泥,烤鳟鱼,腌肉炖菜

17

费尔


二儿子。


他真可爱。


约稿成瘾x

圣 剑

@西红柿精 的设定练习。极度莫名其妙。


“虽然既不神圣,也不像剑……”年轻的勇士嘟囔着,握紧了圣剑·太古之息幽绿柔韧,灌注着生命能量的剑柄。由于手劲过大,他的皮质护手把剑柄挤出了浅绿的汁水,植物系法术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


“噫。”他嫌恶地把剑汁擦在了裤子上。“所以说这到底是哪门子的剑啊。”


情势紧迫,年轻的勇士只能忍着违和感举起了圣剑,与喷吐着黑烟与火星的巨龙对峙。按照屠龙勇士入门手册的建议,他选择了一个既有威慑力,又能充分满足自己拗造型之执念的姿势,用剑柄竖直挡住半侧脸,露出的那只眼睛与巨龙无畏对视。


“半侧脸个鬼啊!”年轻的勇士内心大叫。圣剑·...

想写一个不是美食故事的故事。

师生养成系年下风土美食故事梗概。


佩尔达王国东部的韦赛拉郡是个贫穷的地方。居民古板迷信,邪法与骗术横行,土地贫瘠,阳光强烈,市集上总是热闹繁忙。一百零一个矿场开开停停,吃不起饭的家庭总把孩子送进神殿服事。大多数农户都不舍得把牲畜奉献给神殿祭司,不论治寒热病还是驱除邪灵都请村野术士或者游医代劳。


总而言之,尽管从古至今一直被称为法师的温床,韦赛拉普通人的生活和法师并没有什么关系。


海崖上的屋子里住着一个法师。三十来岁,黑发,阴郁寡言,但矿场老板和矿工都公认他是个好人。他有一个外邦人的名字,但说起话来带着韦赛拉本土的口音。他到镇上买烈酒,羊皮纸和珠宝匠用的小锤子时总是用亮闪闪的银...

【愚人金与紫蓟花】 09

第九章 | 获秘之秋


争吵对他们来说是件无望得到的奢侈品。赫托尔很早就意识到了这点。争吵意味着粗暴的互动与交流,意味着他值得对方为之产生情绪波动,意味着费尔会从手头的事上移开注意力,指着他的脸说他是个不可理喻的蠢蛋。那样他就可以拨开他哥哥的手,拔高嗓门反驳回去。


事实是,现在不管他的态度多么不可理喻,费尔连说话声音都不会提高一下。他还在努力改变这点,但心里已经不抱多少希望了。也许等他们回了阿尔穆尔情况就会好转,他想。


“你是打算当个完全没有感情的老学究吗?”穿过参加秋收庆典的人群时,赫托尔还是忍不住尖刻地问。费尔走在他的旁边,双眼盯着前方,看也不看他一眼。“哦我忘了,这就是你...

【愚人金与紫蓟花】 08

第八章 | 秋之秘获

“嘿,您拿着这个。”

阿伊诺还没来得及看清,一团东西就迎面飞来,她只能伸手接住。赫托尔倚在房间门口,嘴角上扬,友善又快活地冲她点了点头。

和费尔吵架离开后,赫托尔整整三天没回小酒馆,如果今天他没有突然露面,阿伊诺简直就要怀疑他是不是死在外面了。这几天她去了城里的不少地方,给马换了鞍子,买了磨石,针线和行路需要的小物件,还帮费尔把蓝宝石原石送到珠宝师傅那儿打磨。最后一项当然做的很不情愿,但珠宝店和皮具店顺路,直接拒绝帮人做这么简单的事实在有违父亲的教导。

在珠宝店里她还碰见了那个叫宁纳玛的女孩。虽然知道对方去这种地方的目的八成是顺手牵羊,她还是停下来聊了一会儿。宁纳...

© 你的铃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