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的三十个可能·第二弹

1 豪华游轮上,声称“千年修得十次同船渡”的晕船旅客,和觉得对方眼熟的服务员

2 道德败坏的教会福利院里,一心想要离开的失明孩子与前来挑选继承人的聋哑杀手

3 车辆川流不息的路口,迷茫的精神病人与没耐心的交警

4 小镇深处最冷清的咖啡馆,过分热情的店主与误入的游客

5 小镇酒馆后门,忧郁的铁匠学徒与兴致勃勃的外地法师

6 自杀热线,恶作剧的假自杀者与尽心帮助的接线员

7 神殿之中,带着牲口做祭品的虔诚信徒与伪造了所有神迹的祭司

8 老建筑的地下室入口,胡乱探索的流浪汉与被长期囚禁导致精神崩溃的人形生物

9 社区游泳池边,勤工俭学的大学生救生员与旱鸭子教授

10 浪漫可爱的...

你与我与医患关系(上)

四儿子的故事片段。涉及不健康心理/精神状态,慎入。后续有肉。


提及超能力设定,滥用药物和情感困境(。)谈恋爱文。


***


TO LIFE, TO LOVE, L'CHAIM 


我看了那些录像。


我是说,从雅艾尔·李斯廷七岁时回到N13研究所之后所有关于她的录像。我边看边在终端上读着越级下载的资料和报告,像是喝根啤配甘草糖,糟糕透顶的搭配。


雅艾尔最后的录像——近一年前的认知能力测试——结束后,我的双眼已经由于长时间盯着屏幕而刺痛发胀,看起来可能还有点眼泪汪汪的倒霉相。我知道这时候让眼睛休息一下是最明智的做法,所以我找出了暴动事件时李...

相遇的30个可能

1 晚宴结束后的城堡里,迷路的刺客和领主的管家

2 临终关怀机构里,精神的绝症病人与病恹恹的医生

3 人满为患的快餐店里,啰嗦的顾客与不耐烦的服务生

4 小镇图书馆,第一次想好好读书的高中辍学生与不耐烦的图书管理员

5 洒满夕阳的广场上,乱撒食物喂鸽子的高中生与清洁工

6 普通的公寓里,潜入的小偷与潜入的吸血鬼

7 车祸现场,惊慌失措的重伤者与惊慌失措的新手急救队员

8 城堡地牢,徘徊已久的鬼魂与加害者的后代

9 被二次塌陷封死的地下溶洞中,受困的探险者与同样陷入绝境的搜救队员

10 角斗场上,险险得胜的角斗士与观众席上眼神最热烈的家伙

11 小旅馆里,重病的神秘旅人与骂骂...

【愚人金与紫蓟花】 10

第十章 | 始末宁息


“秘诀在于火候。”


匕首剜下新鲜肉片,在酱汁中浸泡,吸饱盐与香料的味道。干酸橙与香芹的气味清爽明快,混合荆芥的辛香与白胡椒的浓烈,被夜风吹散后又重新凝聚积累,像是蜂蜜在水中融化般让空气愈发浓稠。


阿伊诺坐在小酒馆门前的地上,抱着膝盖,盯着面前的火焰。城外山中神殿的降福仪式深夜才开始,此刻人们已经在那里聚集,街道上空空荡荡,商铺里没有灯火人声,整个布利尔城像是倒空了内容物的瘪袋子,只有神殿方向传来的圣乐与歌声暗示着眼前的静谧并不会永远持续。


“绝不能烤得太过火,这就是秘诀。”


她并非独自一人,但却无法挣脱包围自己的荒唐孤独感。荒唐——这是个贴切...

【愚人金与紫蓟花】 04

第四章 | 两难契约


铁匠收学徒时需要订立合约,厨子,探水师和织花工也是同理。一旦决心学习这些需要长时间掌握的技艺,就得把自己交托给老师,双方各自履行义务——学徒的义务是学习与服从,老师的义务是教导,以及某种意义上的保护。


“——带她走,费尔,看在苏尔莎的面上。这鬼地方被包围了,她没法活着出去。”


对于法师来讲,收学徒是件格外重要的事情。他们会与年幼的孩子订立契约,将他们带离义人之路,以术法和咒文腐蚀他们的心智。阿伊诺记得自己曾经在杂书上读到过这样的说法。或者是幼时记下的,某个侍女讲述的睡前故事?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她看着要把自己交托给一个渎神者的父亲,尽管尖利的质问和祈求都...

【愚人金与紫蓟花】01

第一章 | 一切开始之前

一开始,她甚至还有自信取胜。

阿伊诺一向认为自己最大的美德就是拥有自知之明。这就是说,任何自信——尤其是在剑术比试中取胜的自信——都来源于牢靠的把握。直到对手轻巧地把她的剑挑脱了手,然后一脚踢得她跪伏在地,她还没弄清是哪儿出了错。

这是她第一次和姐姐切磋剑术,很有可能也是最后一次。身为贡塔莱特选帝侯的次女,她在学习语法之前就已经开始拿剑了,每天花半个白天待在练习厅里接受老师指导也是常事。因此,当鲜少练剑,对书本,药剂和艺术兴趣更大的姐姐毫不费力地让她一败涂地的时候,她隐隐意识到,再多的练习都弥补不了她们之间的差距了。

练习厅的灰岩地板显然对她的惨败没什么同情之...

© 你的铃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