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杯与伏尔泰(Candide同人)


禅师:于是我在想,如果想让常人食屎,那恐怕必须要让屎失去本来的味道,用浓烈的调味料掩盖它的气味,将它制作成和它的本质完全不同的东西。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不该食屎,屎也不是作为我们的食物而生的呢?


青年:有点难说吧。


禅师:我就不明白了,假如屎具有玫瑰的气味,茉莉的口感,蔷薇的甘甜,我们还会大费周章地做饭吗?


青年:有点难说吧,比如我就不喜欢花卉口味的食物。我认为花卉并不是为了做食物而生的。


禅师:恰恰相反。我认为所有的东西都不可能不是它本身,而所有事物的使命在创世之初就已决定(比如高达是用来开的,塑料袋是用来装蝌蚪的,鼻梁是用来架眼镜的)。如果有哪怕一个人决定食屎为生,那屎的使命中肯定就有成为食物这一部分。比如杯屎就命定要进入你的食道,组成它的物质也都是为此目的而生,制造它的人(我)也是带着这个使命降生在世界上的。是的,这个最好的世界。



青年:Objection!


青年:……


青年:…Pangloss?


禅师:…堪地嘚?




END

评论 ( 1 )
热度 ( 35 )

© 你的铃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