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强与Lilura美国骑行记

她身高178厘米,两鬓已经染上风霜,皮肤柔软到了令人反胃的地步。传说她靠在垃圾堆中寻找假牙过活,她的手指因长年劳作而长出了七八个新的指关节,指骨细长如琴弦,汤汁可以拌饭。

指甲:鱼钩状,时常勾住垃圾底层的陆地鮟鱇鱼。她把它们拿在手里,挤出黏液,用指甲刮出眼球组织果腹。

阅读偏好:纪实类文学与名人自传。值得注意的是,她很喜欢那本浸透机油的越南语翻译版普希金诗集。

最新体检状态:我骗了你,哦天啊,亲爱的 我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我明天就离开马德里。他们要来了,我用假地址拖了一些时间,但是他们要来了。水电公司那个褐色胡子的男人不可信任。O what is that sound which so thrills the ear, down in the valley drumming, drumming? It's not the scarlet soldiers, dear, something else is making that sound, something way more terrifying. Hold my beer, I'm gonna go check.

她用指甲挠脸,柔软的皮肤黏在指尖,柔软的血液积在指甲下,层层叠叠,如同数亿年前苍老的海浪。

她很固执。太太,她说,礼貌地搬动白人老妇巨大的尸块,太太,一小时七美金可好?在我上学的女子寄宿学校,曾经出现过集体癔病。小姑娘们哭着,惨叫着,吐出中午吃下的木头碎块。干燥的,蛀满白蚁,流着蜂蜜。太太,我给你讲讲。

清晨的麦田,阳光强烈,那是一百六十二年前的麦田。现在没有麦田了,垃圾场,生态园和州立图书馆取而代之。它们都纳税,以狡猾的方式。阿帕拉契亚山脉的私酒酿造者式的狡猾,但不及国家公园中隐藏的大麻种植园主。

留声机:没有留声机这东西。垃圾场是反犹太的众多心智集合体。尽管这是政治正确的反面,您还是得承认它吞噬年轻心灵的效率。

工资:她没有工资。

今天阳光很好,紫外线强烈。海螺尸体的紫色,僵死海浪中早已消逝的海螺。她的毛孔舒张,柔软的,柔软的油和组织液伸出婴儿般的小手,扯着她的嘴角笑了。



Tbc.

一个新坑,中年人恋爱故事。甜。

评论 ( 3 )
热度 ( 51 )

© 你的铃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