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洲(Clef中心 铃者AU)

很久之前的SCP基金会同人。CP:C7376, C336

我爱铃者设定。这半篇挺满意的()



C336

1

你远远便看见了神殿。

太阳正沉入西边的群山。亘古永寂的沙漠屏着呼吸,只有偶尔的干燥晚风拂过你的身体。你眯起眼睛,想看清沙山顶上那被夕阳染成浓艳橙红色的石质建筑。

那把琴栖息在你的脊背上,轻若萎缩的羽翼,琴腔隐约被你疲惫的心跳震动。木质琴板隔着布包与衣料仍然透出活物的温度,仿佛千年前死去的树木尸体仍未凉透。

你的手指被体重压入粗砺的砂土,沙砾刺进甲盖,被血液染红。你已经注意不到这种微弱的痛苦了,因为自己的情况实在算是狼狈。干渴,饥饿,精疲力尽,双眼被沙漠单调的色彩刺痛,还有一只进了沙子正不停流泪。简单的帽子抵挡不住早先的烈日,因此现在你的脑子也胀痛昏沉。你在沙砾中握拳,用力,摇摇晃晃地将自己从沙丘顶上撑起来。

你踏过柔软的沙地——柔软得如同一个诱人的怀抱。神殿被风沙磨损的外墙与石柱在夕阳的辉光中隐去了时间的痕迹,巨大的阴影顺着沙山的坡度倾泻。你向那阴影的方向蹒跚而去。

下去,下去,经过绵延的山坡与山谷,爬上神殿的石阶,用故事换取清水,琴声换取食物。你焦干的喉咙难以发声,只能唇舌轻触,念了一个名字,古老的字词尝起来有股带着尘灰与霉气的甜味。

夕阳消失在荒芜的山峦间的时候,你躺在沙漠的怀抱中,拥抱你的沙粒逐渐变冷。神殿俯视着你,而黑暗慢慢在你所有的视野中降临。



C7376

1

过去曾有绿洲。那是很久之前。直至清泉与沼泽化为流沙,草地褪去荒山隆起,你仍没有忘记绿色。

神殿坐落于高台之上,根基被藤蔓,蕨类与树根缠绕。石阶上覆盖的地衣开出花来,浓郁而潮湿的绿植气味里混了一点在阳光下发酵的花香。你深深吸入绿洲的馥郁气息,尽管在台阶通向的高台顶端,所有的苔藓与杂草都已枯死风干,空旷寂静的神殿内部并无半点绿意。

你坐在深色织毯上,古旧的尤克里里琴抱在怀中。Erits女神的女祭司身着轻薄的丝绸,漆黑卷发从脸旁倾泄而下,随着研磨药草的动作轻轻拂动。她偶尔侧头看你,糖汁颜色的眼睛里情欲流转。隔着不长的距离,你看得清她白皙身体上暧昧的曲线。你看得见她,这本身就很不寻常了。但你忘记的东西太多,因此,当她将盛满调和了柠檬草,薄荷与蜂蜜的冰凉泉水的石杯送到你手中时,你只是向她报以了一个习惯性的,显露牙齿过多的微笑。

你啜饮杯中饮料,一只手无意识地抚摸着你的琴。善于歌唱的哑巴老伙伴。琴背后有无数已经被摩挲得温润浅淡的划痕,你想不起它们意味着什么。多余的视野里,女祭司退入你背后的黑暗之中。

有人从神殿深处走来。麦褐色皮肤的年轻祭司优雅地向你鞠躬。他身披雪白宽松的长袍,只在腰间约略系住,银质环饰在手腕和脚踝上发出轻响。他的双眼在黑发的影子后面蓝得如同矢车菊。这比喻让你觉得可笑。

你杯中的透明液体迅速暗淡下去,浮沫与渣滓升起,变成浑浊的泥汤。你确信自己听到了路上采摘的野花在琴腹中腐烂的声音。你将石杯放在地上,看着祭司在华丽毡毯堆叠而成的软榻上就坐。

“感谢款待。”你向那杯浑浊液体示意,“作为回报,祭司阁下不会嫌弃我的故事吧?”

年轻祭司露出疑惑的神情,但微笑依旧礼貌。

“故事?”

“我的见闻而已,祭司阁下。不过我所言的并非真实,因此叫做故事。”你盯着他的蓝眼睛,好奇地辨识其中的感情。祭司也打量着你。这感觉出乎意料地熟悉。

“我要的是我兄弟的消息。一直都是。”他轻声说,仍然看着你,矢车菊蓝的双眼与你的第三只眼睛对视。你漫不经心地拨弄着琴弦。

“我来给您讲一个人的兄弟的故事。”你回答,“说到底,我们都是什么人的兄弟...我是说,你们。”



C336

2

有人在拍打你的脸,温热有力的手掌在沙漠夜间的寒冷中灼出裂隙。你低声吐出模糊的音节,试图追随那只手的热度。温暖的指腹滑过你的嘴唇。你的意识短暂地回归虚无,直到脸上被狠抽了一记耳光。

“我在,”你嘶哑地回应,吐词含混不清,头脑因为干渴和寒冷而迟钝得让自己惊讶。你的思维拨响无数根语言的弦,说出口的话语连自己都无法听懂。“没事,拜托,是我…”

“嘘,嘘。”有人在你上方制止你一股脑倒出古代语言与死语的杂烩。她把你架了起来,丝毫不理会你的琴掉在了沙地上。

“你,”你说,倚在她身上。说话疼得像是用热煤块与蜂刺漱口。她修长有力的肢体将你稳稳扶住,拖拽着你向前走去。神殿的方向。你笑了起来。“你在这儿。我一直在找你。”

女人浓密柔软的长发扫过你的皮肤。她似乎在叹气,对这堆在沙漠中找到的杂物感到鄙弃与无可奈何。你不切实际地怀疑她有没有认出你来。 

她的皮肤苍白,颜色悦目,在夜色与你模糊的视野中仍然能带来抚慰。像是很久之前那样。

”拜托,看着我。“你悄声要求,“就像以前一样,看着我。”



TBC.

狼狈的谱号最可爱了。

基金会万岁,铃者万岁。

评论 ( 1 )
热度 ( 51 )

© 你的铃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