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欢迎来到夜谷第73集

第73集-三联画(Triptych)




过去是序言;未来是后记。现在,大概是第四章或者第五章。


 


欢迎来到夜谷。


 


 【夜谷主题音乐】





西索尔:今天的头条新闻是在夜谷商场美食街上打开的尖叫时空漩涡,其彻底摧毁了棍穿冰淇淋店,露西·热带的炸冰淇淋店,和马里奥的超地道意大利冰淇淋三明治店,同时对美国泰迪的冰淇淋炸丸子店造成了严重损伤。


美国泰迪店的店主泰迪·拉哈尔表示,这是夜谷数十年来遭遇的最严重的美食街时空漩涡。接着他开始嚎叫他能看见有人影从时空漩涡的深处走出,然后...


【背景出现静电干扰声】


呃,抱歉,但是...我耳机里能听见一些奇怪的信号。唔...只是一点小小的技术问题。让我瞧瞧这些电线是不是松了,马上就回来报道这个重要新闻。


哦,啊,好的,这一根看上去有点儿松;我把它拧一拧...



【静电干扰声加强,然后突然停止,凯文的声音出现】


 


 凯文:...开始欢乐地上下跳动,因为他能看见有人影从时空漩涡的深处...


 


西索尔:哦不。


 


 凯文:您好?有新朋友和我一起直播吗?这儿是漠崖的凯文。




西索尔:我们知道你是谁,凯文。顺便一说,就算你打算给你现在居住的另一个沙漠世界取了个名字叫漠崖,也不会让它变成漠崖镇。名字不是这么玩的!你不能管我叫萨索尔,然后就把我的名字变成那样。


 


 凯文:哇哦,【笑】你真热情。你可真是个充满热情的人!你叫萨索尔对吧?


 


西索尔:西索尔。


 


 凯文:令人愉悦。不过关于,唔,你所说的,虽然我住的地方的的确确是片沙漠,但我不知道它怎么就是你的世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而且,我没给这个镇子取名叫漠崖,我很确信这名字是比我年长又聪明的人取的。我很高兴他们这么做了,因为你再也找不到比漠崖还好的地方啦。





【西索尔嘲讽地哼鼻子】




 西索尔:真是个蠢名字!不论怎么说,夜谷这名字都好多了。举例来讲,我就更喜欢这个名字。不论怎么说都是这样。


 


凯文:这有点让人失望。但是,我从来没听说过叫“夜谷”的地方,我想象不出漠崖这儿会有任何不喜欢我们的人。




西索尔:你说你从来没听说过夜谷是什么意思?你和那个邪恶的斯特勒斯公司(StrexCorp)最近才试图占领夜谷。


 


 凯文:斯特勒斯公司?那个假装友善的大型怪物企业?别和我提他们,斯特勒斯公司最糟了!斯特勒斯已经收购了漠崖的几家小企业,我对此很不高兴。我不高兴起来让我非常不高兴。我高兴起来才比较高兴。


 不。斯特勒斯和我相信的所有东西相违。社区,电台,社区电台,政府干预世界,世界政府干预,秘密警察,还有,当然啦,可爱的猫。


 


西索尔:我爱猫!


 


 凯文:谁不爱猫啊?没有心的人才不爱。【略微激动】没有爱的能力的怪物。没有爱的能力,西索尔!那才是不爱猫的人。




西索尔:哇噻,你比我记忆中好多了。


 


 凯文:我想好好代表我的镇子。我们都是体面人,好人,分享我们拥有的东西:从我们自己和他人手中保护我们的警觉高压政府,在学校玩耍,在准军事俱乐部里勤奋训练,穿着笔挺干净的制服游行的孩子们。


 


西索尔:等等...你们的军乐队有笔挺干净的制服?但是那不是真的,自从...


我有没有可能收到了漠崖在那个事件发生之前的电台信号?


 


 凯文: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听上去很吓人。


 


西索尔:所以,你不喜欢斯特勒斯?


 


 凯文:当然不喜欢!不过别担心,我们不会让他们变得太强大的。咱们崖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西索尔:呃,拜托你别这么叫它了。


 


 凯文:没问题。我们团结一心,要把斯特勒斯公司控制住,让它只能在咱们崖做小型本地企业。


 


西索尔:听到这个版本的你真是奇怪。我-我不知道这迷失的信号是如何到达此时此地,但是...它就来了!这个在发生让你变成...之后的你的事情之前的你。


 


 凯文:哇,听上去我把斯特勒斯公司踢出镇子之后有不少可期待的有趣事情。你知道他们在试图收购我的电台吗?你能想象那有多糟糕吗?他们很可能会让我停止播音,换其他人来做。或者,更糟的话,他们会试图彻底改变我的性格。啊,我决不会让那种事发生,我决不会——【静电干扰声中断了凯文的声音】




西索尔:凯文?凯文!...我觉得他听不见我说话了。




 【凯文的声音再次出现,语调比先前柔和愉快】


 


凯文:你觉得谁听不见你说话啦?


 


 西索尔:噢,感谢天上的光芒,凯文,你还在啊。我得警告你关于斯特勒斯公司的事。





凯文:警告我?关于斯特勒斯?为什么你需要警告我关于斯特勒斯这样诚实的家族企业的事呢?在他们收购了电台的几年间,我学到了很多,商务活动,勤奋工作的价值,个人责任,微笑,毁灭脆弱者,根除懒惰者,微笑,微笑,还有微笑,还有...微笑。


 


 西索尔:哦,不。我肯定是收到了更近的过去的电台信号。


 


凯文:【笑】线性时间的扭曲正是我不相信广播电台的原因,西索尔。尤其是社区电台。




 西索尔:凯文!你怎么成了这样?


 


凯文:我只是个乐天派的人。就像他们说的:“努力工作,努力玩耍。然后再努力工作,继续努力工作,工作得更加努力,一直努力工作,你工作得够努力吗?如果你想活的话就工作得更努力点!然后,然后,玩耍!玩耍得非常,非常,非常...努力。”


 


 西索尔:你一点都记不起以前的你了吗?那个相信着美好,健康的事物,比如家庭,和充满关怀的极权主义政府的你?




凯文:我...噢!【笑】真是个好问题!我记得什么呢?


我记得我以前是个真正的牢骚鬼,对什么事都不满意!现在我要是和以前的自己说话,肯定会管自己叫苦瓜脸先生。


但是斯特勒斯收购了我的电台,此后所有的事都变得愈来愈好。【兴奋地笑】你相信吗?我之前还试图阻止他们收购呢!我拼尽了全力。我将我自己的身体——就这脆弱的东西——堵在斯特勒斯代表人员与电台入口之间,但他们用不道德的残酷方式通过了我的阻挡,让我的身体永久受损。我之前可真是个蠢蛋啊!


斯特勒斯一进入我的生活向我展现了微笑之神的力量,我就再也不一样了。我觉得快乐多了。我做下了恐怖的事。我觉得快乐多了。我撕扯,噬咬,咆哮...【低声】我觉得快乐得难以置信。我的皮肤被鲜血浸渍,血液从天花板上滴下,有人的喉咙在我手中喷血。快乐得欣喜若狂...!【喘息】


【笑着叹气】你知道吗?西索尔,谢谢你让我回忆起了这么美好的事。


 


 西索尔:我真是太高兴我们把斯特勒斯公司赶出夜谷了。





凯文:喔,那可不对,西索尔。我们才开始进入夜谷。我相信我们几周前才收购了你的电台吧?


 


 西索尔:哦,那是因为你正从我的过去和我交流,电台信号被短暂地错置了,很明显...有时候这种事儿就是会发生。你所处的那个时间里,我们还没发起那场反对斯特勒斯的秘密革命。



 

凯文:所以你是说,会有一场反对斯特勒斯的秘密革命?等等啊,我记个笔记。


 


 西索尔:呃,啊,才不是,这听上去根本不对。我认为斯特勒斯什么都不必担心,只需要放松心情。心满意足。




凯文:西索尔!【笑】你的笑话让我开心极了【笑】。不过,以防万一,我要派遣一个新的监督员去夜谷。丹尼尔是我们效率最高的广播内容制造人之一,你会爱上他的。或者,不是现在的你,我是说以后的你。时间真怪异啊,不是吗?


 


 西索尔:...真怪异啊。




凯文:是吧?总之,丹尼尔会密切注意情况,如果出了任何异常,那么,我和其他斯特勒斯公司的执行人员会立刻过来让事情重回正轨。


 


 西索尔:好吧...呃...




凯文:噢,别因为自己难过呀,我们都会犯错的,西索尔。除了生产效率卓越,灌注满我们伟大的微笑之神的力量的斯特勒斯公司,他们不犯错。正因如此,我们才是他们脚底的沙粒,他们王座前臣服的脖颈。语言难道不有趣吗?


 


 西索尔:凯文,我已经把你赶出过我的电台一次,我不会就坐在这儿任由来自过去的错误无线电波让你重新出现在这里。唔,我要是这么拧一下电线...


 


凯文:劳伦,劳伦!我刚刚在电台上听到了一些关于未来的有趣点子——【强烈的静电干扰声中断凯文的声音】


 


西索尔:他似乎不在了。


好吧,我似乎知道那对话造成的影响了,但是...卡洛斯总是告诉我不要因为无心之过责备自己,包括...会造成大型损害的悖论性质无心之过。他...一直这么说。


现在那些技术问题都已经解决了,我想我该报道一下夜谷商场的尖叫时空漩涡的最新情况。你不会相信...


【另一人的咳嗽声】


哦不,谁啊?


 


 【凯文的声音出现,低哑虚弱】


 


凯文:西索尔,西索尔。老朋友,是我。


 


 西索尔:你听上去不同了。这电台信号是从什么时间来的?呃,你在你生命中的什么阶段?




凯文:我十分苍老。距离上次和你交谈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再次听到你的声音真好;再次听见任何声音都很好。


 


 西索尔:我承认,这确实有些让人激动。未来怎么样?


 


凯文:荒凉无望。


 


 西索尔:好吧,实话实说,这不是我期盼听到的。




凯文:噢,斯特勒斯公司和他们的微笑之神对我美好的小镇做了什么,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啊。我不再是自己了,我只是是个微笑,和手腕的一阵抽搐。已经过了很多年了,西索尔,我已经和我自己渐行渐远。有时,我是一个我,有时又是另一个。他们对暂时困于我身体之中,具有情感的热量做了什么啊。


 


 西索尔:哦,凯文。




凯文:“凯文”。就连我的名字也是一片陌生的臆想。我的唇舌已经遗忘了如何说出那个名字。曾经,我多善于言辞啊。


现在,我是个古老的存在,由于他们多年前对我所做的事而渐渐枯萎消损。微笑之神的力量源源不绝,它如潮汐般涨退,但是,如潮汐一样,它会卷土重来。


我时常幻想如果我从未遇见斯特勒斯,我的生活会是怎样的。我想象了没有他们的整个人生。这让我快乐。我虚构出每一个细节,我试图在真实的时间里这样生活,但那只是个轻柔甜美的谎言,如同砂糖一样融化在水中。


噢,西索尔,我真希望你早就认识我...在斯特勒斯之前,在一切之前,在我还是一个像你一样专注工作的社区电台主播的时候。我真希望你——【静电干扰中断了凯文的声音】


 


 西索尔:但我认识你了,凯文,就在刚才!你听上去为你的镇子和你的社区而兴奋,你那么快乐,你是你自己。


 凯文?凯文?凯文!


 听众们,我得再次找到这个凯文。但是,首先,我必须为你们播报天气。



 


【“The Heroine” by Unwoman】


 


 凯文:西索尔?西索尔?



 

西索尔:是的,凯文?我-我在这儿。


 


 凯文:太好啦,你又回来了。刚刚你的信号中断了一下。


 总之,我刚才在说,斯特勒斯想要买我的电台,但我决不允许。我会赶走他们的,西索尔!我会打败他们!


 


西索尔:啊,是这个版本的你。


 


 凯文:我只有一个版本,西索尔,我是唯一的我!我们正在做好准备将斯特勒斯赶出镇子。约瑟芬奶奶,我在镇上最老的朋友(两种意义上),巴布罗·米切尔市长,镇边开发区的劳伦斯·勒文,我们过去都各有不同,当然了,我们将来也会不同。我们无法总是快乐,但是我们爱着彼此。我们是一个社区。


 并且,这个社区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我是说,你能想出任何一个比漠崖更美丽的名字吗?


 


西索尔:显然,任何一个名字。比如,说真的,任何一个名字。


 


 凯文:但这不是关于这个美丽至极的名字。这是关于人们的。一个镇子就是镇上的人们,好与坏的结合体。而这就是我们将要战斗的原因。这就是我们将要取胜的原因。


 嘿,你是未来的人,也就是说你知道这件事的结果!


 


西索尔:呃,是-是-是的,我知道。


 


 凯文:所以呢?我赢了吗?所有事都一帆风顺了吗?


 


【西索尔沉默了数秒。】


 


 西索尔:...是的。


 【钢琴音乐】


 你赢了,凯文。所有的事情都一帆风顺。你和社区电台大获全胜,而你比任何时候都要快乐。漠崖是个棒极了的镇子,而你在那里快乐地生活着。




凯文:噢,这真是太好了,谢谢你告诉我,我等不及未来到来的时候了!不过,我除了等待之外别无选择,我想是这样。这是未来运行的方法,科学家们老这么说。科学家们最糟了,是吧?


我确定我以后一定会再和你说话的。


下次再见,西索尔。下次再——【静电干扰声中断了凯文的声音】


 


 西索尔:再见,凯文。我希望...


 这有意义吗?


 听众们,我...我该说什么好?显然,我-我希望事情向不同的方向发展了。那显然是我的期望。但是它们并没有。


 当我们必须与已经发生之事一同生活时,由于没有发生的事而产生的感伤又有什么作用呢?我希望夜谷商场的美食街还存在吗?当然了。但它已经不存在了。


 哦,对了。抱歉,呃,刚刚没机会告诉大家新闻。整个美食街和里面所有的人现在已经彻底没有了。


 不论如何。


 一个从来不是的副本?一个我从未拥有的朋友?一段从未经历的生活。夜谷和漠崖可能曾经是姐妹镇吗?曾经有没有一个时刻,这个可能性像是弥散入寒冷空气的吐息,直至消散在所发生的冰冷事实真相中?


 我不知道。我只听见你所听见的东西。我只知道你知道的东西。很可能,你知道的比我还要多。


 接下来敬请期待你胸中永远不会再正常起来的感情。


 晚安,夜谷,晚安。





今日箴言:蜡烛点燃,如尼符文画满地板,祭品已备。召唤的准备已经齐全。我开始吟唱:Shakira Shakira!



Fin.


翻的过程中快被虐死了。已经可以背下重要部分。


求Beta()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你的铃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