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itus

脑洞碎片:恶魔Clef/神父073

短。烂。请注意避雷。




*****


现在,Clef望弥撒时喜欢站在第一排。



年轻的神父正俯身亲吻祭台,祭服衣领和鸦黑发尾之间露出些许后颈的麦褐色皮肤。一吻完毕,他站直身从辅祭手中的香船里舀出乳香,添进另一名辅祭托起的提炉里,香料,木炭与祭台上蜡烛燃烧的气味融在一起,混合而成的香味让Clef有些想打喷嚏。神父绕祭台奉香时的动作纯熟而优雅,白色烟雾从摇晃的香炉中氤氲而出,把他脸上专注的神情遮掩了大半。但Clef仍然看得很清楚。



像他这样天生的不信者并不享受参加弥撒。圣咏,圣歌和经文总是让他从骨头缝里觉得不适,祭器与苦像上无人能看见的光辉灼痛他的眼睛。但那黑发褐肤的教士身上没有Clef所厌恶的光与热。不论是布道,念诵感恩经,还是擘饼祝祷时,他身上从来都不曾显露出圣职者常有的美丽光辉,只是永远专注,永远温柔,永远疏离。



不过这不是Clef喜欢站在第一排的原因。如果他想要像观看表演一样好好欣赏Cain主持的弥撒,他大可找个舒适点的地方坐着。以过去的经验来看,悬浮在Cain旁边的空中,或者干脆坐在祭台边上都比眼下这样要好。他曾经在神父颂念《集祷经》时翻乱他的弥撒书,甚至拨弄他颊边的发丝,并且乐在其中,但这类恶作剧比起他新发明的游戏,显得实在太过平淡。现在,站在第一排,嘴角带着兴致盎然的微笑,Clef确定Cain能够把自己看得清清楚楚。



进堂咏歇止了,Clef的目光追随着神父,和教堂中的所有人一样。他看着Cain在读经台前站定,目光平静地越过人群,向会众致候。他诵出圣父,圣子与圣灵时的声音肃穆悦耳,那神圣的名号却只让Clef产生了几秒短暂尖锐的耳鸣——如果这是一次由其他教士主持的主日弥撒,Clef至少会做好双耳流血的准备。



出于本能,他应该排斥弥撒,排斥这与所谓神圣挂钩的一切。但是Cain的存在使他愉快,兴趣与心中流转的计划几乎淡化了身处教堂之中带来的不适,连带着香料和尘灰气味的浑浊空气灼烧肺部的感觉也不再难以忍受。他不好奇——已经很难有事物能让他产生好奇心了——也无意要达成什么目的,只是觉得手头可供挥霍的大把时间,花在这个教士身上再合适不过。



“Kyrie, elison...Kyrie, elison.”


他颇有兴味,认认真真地和身旁的信徒们一起吟唱,尽管那所谓的天主垂怜是他最不需要的东西。毕竟,如果Cain能够一丝不苟地对待那些繁复的弥撒礼仪,他自己唱几句垂怜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古老的祷词在他的喉咙中如火炭与硫磺般燃烧,Clef眨掉痛楚带来的几星眼泪,把目光投向站在读经台前的神父。这次,虽然只是一瞬,Cain宝石蓝的双眼的确停留在了他的身上。






TBC...大概没有C了。


评论
热度 ( 47 )

© 你的铃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