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事

三儿子和cp的基金会AU设定故事。精神污染。


***


一切开始了好一会儿的时候,周敏和铃木正站在动物园后门边上。


周敏脸色青白-- --晕车还没缓过劲的缘故。铃木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原因完全不同。他们站在那儿,身上一丝不苟的衬衣和外套在这个明媚的春日下午显得有些闷热。不远处几株桃树正在开花,一地桃花在阳光下腐烂的香气令人鼻子发痒。


动物园已经被封锁了,因为大象。


这种事情不该归他们管,“协助”听上去也有些强人所难。机动特遣队Iota-3“联防大队”的职责范围很广,但并没有直接处理大型异常的能力。周敏身上甚至没有枪。当然,对于大象,枪是顶不了什么用的。


“老大,郑主任说过…”铃木一只手神经质地摸着枪套,欲言又止。如果他相信手枪对眼下的情形有帮助的话,额际就不会有细密的冷汗了。他自己意识到这点,脸色因此更加难看。


周敏想着大象。今天是他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大象,但并不是每个“第一次”都会留下愉快的回忆。他有些沮丧地发现,现在除了大象,他很难思考其他的东西。


他盯着不远处地上桃花瓣中明亮的光斑,模糊地觉得那是太阳的呕吐物。他很想吐。这要怪晕车。


“我知道,但现在带不带枪都一样。”周敏拍了拍下属的肩膀。“放松,没事儿,不会让你-- --”


不会让你向大象开枪。


周敏用一个类似苦笑的表情把不适感封锁住,尽量不让它流露出来。他用上了一切训练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仍然成效甚微。


他们用不着向大象开枪。没人需要向大象开枪。这是个文明社会,大象是受保护的善良动物,而且这动物园里出现的大象已经死了。


目击者已经被全数带走进行A级记忆消除。剩下的游客与员工也会接受B级记忆消除。周敏认为这是充满人文关怀的举措,毕竟,亲眼看见重达4吨的大象尸块凭空出现,使恰巧占据同一空间的饲养员变成一片飞溅到二十米开外的血肉的人,如果不忘记所见的情景,今后可能无法在继续做社会中正常的一员。


但是他们,基金会的外勤人员,并不会被提供人文关怀。这对严重晕车且第一次见到真正大象的周敏来说实属不幸。大象灰色的坚韧皮肤和深红混杂粉黄的血肉像是从噩梦里撕下的材料,巨大的肉块热气腾腾地堆叠在被血液染成深色的水泥地上,一颗拳头大小的眼珠连着神经与眼眶碎肉,和饲养员的眼珠亲密地挨在一起。


大象的眼睫毛很长,而周敏觉得饲养员那颗被大象鲜血黏连的睫毛戳刺的眼珠非常惹人同情。他同情得胃里翻江倒海。


铃木大概没有理解这份同情。他只是紧张地不断去瞧动物园的后门。这种过于频繁的头部运动显然让通过他眼镜摄像头观看任务现场的上级烦不胜烦,因为通讯器里很快传来郑薇的声音。


“副队长同志,你是嗑摇头丸了还是怎么地?”


周敏调整了一下耳朵里通讯器的位置,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把铃木推到了一边。


“借光,我要吐了。”


然后他弯下腰去,把关于大象的不愉快想象和午餐一起倾泻到地上。完事后他用袖子擦了擦嘴,富有公德心地脱下正装外套,盖在那片狼藉上头。


“别用这附近的水漱口啊。”郑薇在通讯频道里并不关切地提醒。“到远点儿的地方买一瓶。”


周敏比划了一下,铃木走向附近的便利店。


“Iota-3的人,您几位还要我来请?”周敏招呼远处几个下属,向动物园里面指指,“赶紧的,为人民服务去。” 


阳光开始西沉,空气中腐烂桃花的味道和隐约的腥味仍然温暖粘稠。周敏一个人站在动物园后门边上,听着双人频道里郑薇的声音,叹了口气。


“那行吧,”他说,“我去和胡寒山谈谈。”




TBC.



写不了老胡,老胡超越了我的能力范围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你的铃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