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514 “Kylo Ren”

Kylux基金会AU

又名所有人心里都暗自懵逼)


项目编号:SCP-2514


项目分类: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2514应被收容于一间经过强化的16英尺x16英尺x16英尺类人对象收容室内,配备有床铺等基本家具。收容室墙壁由10英尺厚的耐热钛材料铸造,内壁由心灵阻断合金(SCP-148)覆盖,并以同等厚度的钢筋混凝土加固。收容室外须有五名武装安保人员全天候执勤,另有两名警卫在监控室中随时监控项目的行动。安保人员的装备包括但不限于HK-016重型磁轨步枪,HEPIS MKI型号装甲与加固防暴盾。任何接近项目的人员须佩戴涂有心灵阻断合金涂层的头盔。


描述:SCP-2514外表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项目长期头戴材质不明的黑色头盔,只在极少情况下自愿将其取下(见事件记录2514-E7)。项目拥有黑发和深褐色虹膜,右侧面颊有一疤痕,身高约6英尺3英寸。当与基金会人员接触时,项目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是具有敌意的。在收容初期,SCP-2514 在暴躁情绪下的反抗与突破收容尝试直接导致了██名安保人员与█名特工的死亡。

SCP-2514被观察到拥有远超普通人类的速度,反应力与体能。项目随身携带一件构造不明,约小臂长的圆柱形武器(SCP-2514-1)。当被激活时,SCP-2514-1会增长出长约三英尺以上,以红色等离子体光束构成的主刃,以及与主刃垂直的较短光束侧刃。实战证明SCP-2514-1杀伤力极大,并且似乎不需要任何形式的蓄能。由于SCP-2514拒绝配合研究,该武器的运作机制至今仍不明了。

SCP-2514最重要的异常特质是被其称之为“原力”的一系列特殊能力。目前,项目已被观察到使用熟练的心灵致动能力隔空移物,隔空扼颈,使人陷入无法移动的状态,以及在与收容小队的战斗中[数据删除]。项目同时具有强大的心理影响与读心能力,并能将这种能力有目的地运用于实战之中。心灵阻断合金已被证明能够使SCP-2514的影响基本无效化。

SCP-2514自称名为Kylo Ren,并不对编号称呼作出反应。基金会专家仍在研究此名称的实际意义。直到事件2514-E6发生之前,项目似乎都认为基金会是一个名叫"Resistance"的不明组织,并要求与该组织的领袖L███ ██████见面。██████实际为一位现任O5议会成员的姓名,据推测,SCP-2514利用其读心能力得知了此信息,信息具体来源仍在调查中。


附录:SCP-2514于█/█/20██的一次爆炸事故后出现在Site-15内部。该事故导致爆炸中心的雷达技术人员██████ “Matt” ████失踪,数个Safe级SCP的收容设施被破坏。SCP-2514随后开始攻击赶来的site安保人员。紧急调动MTF与快速反应小队后,SCP-2514被暂时收容。项目接下来的数次逃脱尝试均造成严重损失,因此被转运往设施更加齐全的Site-██。


***

事件记录2514-E1

此记录是█/█/20██的收容现场作战录像的文字版本。对话发生于收容过程中,B█走廊已被封闭并由通风管道注入镇静气体,现场战斗人员均佩戴有防毒面罩。在无法辨识面容与声音的情况下,SCP-2514仍然叫出了特工Rey的名字。项目被收容后多次展现了此能力。

特工Rey:退后!

(SCP-2514关闭了SCP-2514-1的光束,向特工Rey伸出一只手。)

SCP-2514: 你们的把戏没有用。

特工Rey:退后!举起双手!

SCP-2514: 捡垃圾的女孩,你什么都没学到。

(SCP-2514无视警告,向特工Rey靠近,后者在原地无法挪动。)

特工Rey:你才是捡垃圾的!——开火,我没法——

(收容小队在十五英尺外向SCP-2514开枪射击。项目以某种未知力量将所有子弹停在空中,并继续靠近特工Rey。)

SCP-2514: 那个黑皮肤的叛徒这次不会那么幸运了。

特工Rey:你这怪物!如果Finn出什么事——

SCP-2514: 你的原力呢?我感觉不到它,你的原力呢,Rey?

(此时特工Rey报告受到精神攻击。SCP-2514的行动由于空气中的高浓度镇静气体开始缓慢下来,并被新一轮射击逼退了一段距离。特工Rey脱离其控制后,被立刻转移进行精神评估。记录结束。)


***

事件记录2514-E6

在被转运到Site-█后,SCP-2514突然将注意力转向了前来交接的Site战术反应小组成员。在场人员均佩戴涂有心灵阻断合金涂层的头盔,目前尚未确定项目从何处取得了该Site的人员信息。

SCP-2514: Phasma?Phasma!

(项目从战术反应小组成员中识别出了Site-█的安保部门主任Phasma,情绪激动起来。得到准许后,Phasma回应了项目。)

Phasma:我在。

SCP-2514: (项目变得更加愤怒)你为什么和Resistance在一起?

Phasma: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SCP-2514: 叛徒!

(项目激活了SCP-2514-1,Phasma命令下属将现场录像传给Site主任Hux。此时,项目的攻击意图突然消失。)

SCP-2514: Hux还活着?

Phasma:Hux主任活着。

SCP-2514: Hux将军。不可能,我亲眼看到他——

Phasma:Hux主任活着。

SCP-2514: 你们都叛——不对,这里不是Resistance的基地。

Phasma:这里是SCP基金会的——

SCP-2514: 让我见Hux!

(项目随后开始暴躁地破坏收容设施。记录结束。)


***

事件记录2514-E7

事件2514-E6发生的█天后,Hux主任在严密的安全保障下与SCP-2514见面。与先前一样,项目在对方头戴涂有心灵阻断合金涂层的头盔的情况下立刻辨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SCP-2514: Hux!

Hux主任: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SCP-2514: 你他妈开什么玩笑?!

Hux主任:记录说你曾提到“Hux将军”。你认识我父亲?

(项目表现出复杂的情绪,并沉默了一小段时间。)

SCP-2514: (似乎在压抑怒气)Hux,你被洗脑了。你怎么活下来的?

Hux主任:你认为你认识我。

(SCP-2514摘下了头盔。)

SCP-2514: Hux,你到底——

Hux主任:Matt?

SCP-2514: 什么?Hux,他们不可能把你洗成这样。最高领袖S████— —

Hux主任:你称S████为最高领袖。你是破碎之神教会的人吗?第一修会(First Order)?

SCP-2514: 第一秩序,和那什么神没关系。

Hux:他们派你来有何意图?

(项目被激怒了,并向Hux主任方向伸出手,后者被提离地面两英寸左右,安保人员立刻开枪并启动应急措施。Hux主任随后离开了现场。)

SCP-2514: 把你那该死的头盔取下来,Hux!我可以让你看看——Hux!

(记录结束)



TBC…?

基金会中出了一个First Order的叛徒()

希望Matt在那边努力抢救一下小将军。

评论 ( 17 )
热度 ( 81 )

© 你的铃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