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不靠谱一夜情☆

三儿子和对象的片段。污。

明天更愚人金,电脑连不上WIFI了,灾难。

***

常柏杉下班回家,走进饭厅,看见周敏坐在他惯常坐的椅子上。桌上摆了五六个菜,香喷喷冒着热气,在顶灯的温暖光线下如同那些二十一世纪的美食节目上的展示品,漂亮得有些荒诞。

他家的大门装有虹膜和指纹验证系统,只储存了他一个人的信息。常柏杉站在那里,记起这一点来,感觉到一阵不合时宜的尿意。

常柏杉见过周敏一次。他们是在一个叫东单公园的酒吧认识的。常柏杉去那个酒吧的目的就和那儿的所有人一样是想找人开展一段短并且不包含感情纠葛的肉体关系。用上世纪的说法,他是去找一夜情的,虽然这不是他的作风。

看到周敏坐在他家饭厅里的时候,常柏杉其实不知道那是周敏。周敏长得太普通了,扔人堆里立马找不出来,看一眼转身就忘他脸什么样。他那天下班回家发现一个穿衬衫打领带的陌生男人坐在他惯常坐的椅子上,于是心里万分震惊,并且吓得出了一脊梁冷汗。

抛去面貌不谈,周敏倒不是一个能让人轻易忘记的人。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晚上,他洗完澡,在常柏杉的床边上坐下来,评价了一下地板的材质。常柏杉能看出来他是个有锻炼习惯的人,身材虽然偏瘦但健康有力,腹部平坦而不像自己一样鼓着肚腩。常柏杉超重,不善言辞,幽默感差,在东单公园酒吧里一般找不到卖相优良的炮|友,所以周敏愿意和他上床,自始至终都是一件让他想不明白的事。

常柏杉记得评价完地板后周敏礼貌地冲他笑了一下,示意他可以干正事了。他当时心里猜测着周敏的工作却拿不准对方那胸有成竹,我行我素的说话方式到底和什么职业有关。这种猜测的过程其实是他绝望的自我保护,因为他发现,对着眼前半年内遇到的最好床|伴,对着周敏身体悦目的流畅线条,他硬不起来了。

不过,他们第二次见面时的那个晚上他没有这个困扰。做了一桌子菜的周敏反复告诉常柏杉有个人死了,殉职,光荣牺牲。那个人的名字非常普通,常柏杉第二天就忘记了。他只记得周敏看起来不够悲伤。

那个晚上他知道周敏是第一次炒酸辣土豆丝(还是挺好吃的),自家公寓配备的安全验证可靠性存疑,以及周敏的勃|起障碍相当严重。周敏后来说:“我要是能硬肯定硬了。”,常柏杉感觉到他没有说谎。周敏又说:“我这半年就上次和你做的时候硬了那么一次。”,这个时候他脸上只有可惜的神色,常柏杉尴尬地敷衍了几句,不知道该怎么和陌生人探讨这种话题。

他后来知道周敏不喜欢他的床,所以没有在他家里过夜。但那时候他不知道的事情很多,所以他从来没有预见到周敏是国保局的一个低层干部,以及他会买一张新的床。他不会喜欢那张新床,但是周敏总算会留下来过夜了。



Fin.


基本设定:

架空历史的22世纪,北京。

周敏是国保局跨部门应急反应小组的组长。极度自我中心,热爱工作与下属的工作狂。

常柏杉是普通的金融从业者。壕肥圆。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你的铃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