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金与紫蓟花】 7.5

间章 | 寂灭回声




费尔把食指搭在一块红尖晶石上。那块鸽蛋大小的矿石被切割成了菱形三十面体,打磨得鲜艳透亮。


按十进制计数法来算,它一共有六十个棱边和三十二个面。他想,三十二,三和二,相乘起来等于六。这个数字不坏。


宝石冰凉的表面很快覆盖上了他的体温。他闭上眼睛,让意识上浮,感知自己体内的能媒流动。在形体最深处的一个角落,那个通道仍然敞开,如水中漩涡般将他的能媒吸走。他的核心缓慢崩塌,生命稳定地流失着,在意识中拉出一条发光的路径,消失在数百个位面间深重的黑暗之中。


这个过程必须减缓。费尔低声用俄金伊昂语说了几个词,展开尖晶石已经被轻微解构的形体,将意识从缝隙中挤入。有了大量的经验后,用意识解构这类宝石就从头脑的挑战变为了按部就班的重复,就连每块矿物晶体内部的细微不同也从没有让他太费脑筋过。


老师是对的,费尔想,常源魔法确实没有研究的价值。有那么一会儿,他任由思绪走偏,意识被愉快的记忆包围。酒馆简陋的房间化为山崖上的的古老石屋,窗外传来树林间的风声而不是市集的喧闹,廉价木桌被摊放着神源魔法术典的雪松木桌代替。


他回过神来,发现意识已经进入了能媒构成的核心,于是迅速用俄金伊昂语的吟唱做为助力,将自己的意识铺展开,理解并浸入尖晶石包含的能媒。这一刻他对手指下的矿石拥有了高度支配权,假若他愿意,将它变成岩浆或尘灰都轻而易举。


费尔低声念起咒文,将它的能媒在顷刻之间全部抽出,淡红的光划过一道弧线,钻进胸口,和他的核心融合。这颗尖晶石的个头和成色都举世罕有,本应成为王公贵族首饰上的珍宝,但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手里只剩下一撮深红的灰烬。


“我其实很想留下它,”他洒掉灰烬,捏着眉心说。“不过,迟早的事。”


楼下的人声夹杂了欢笑,比平时热闹许多。费尔转头向窗外看去,平静地补充了一句。


“今天是秋收节了。”


他再次合上双眼倾听,一如既往,从来没人回应他。





TBC.


下周期末,没法更TVT


评论 ( 8 )
热度 ( 27 )
  1. 你的铃堡你的铃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云寂迦南-原创奇幻故事杂志

© 你的铃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