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金与紫蓟花】 4.5

间章 | 荒原行者




正午的太阳挂在荒原上方,阳光像是蜂蜜浸泡橄榄似的腌渍着灌木,矮树和小山丘,给它们镀上稀薄的金色光彩。如果这是夏日,伊萨中南部的太阳能烤得棘草与沙薄荷吱吱作响,直烘出微微辛辣的香气。但秋天的日光柔和了许多,所以空气里只浮动着荒野特有的浅淡甜味。


如果这是夏日,那走了这么长路之后,找条溪水泡一泡是没法阻挡的诱惑。行路人想。他能嗅到水的味道,一抹遥远的凉爽。他还能嗅到大海,那片带盐味的浩大水域在他意识边缘潮起潮落。海离这片干燥的荒原很远,但他能感知到很多东西。


他的马远远地跟着他,因恐惧而驯服。


绕过几个山丘之后,他在一处枯树与山体投下的荫蔽前停了下来。


行路人不再是行路人了,他再次取回了在世间的暂时身份。树下靠着一个睡着的黑发男人,而他是这个人的弟弟。


“终于,”赫托尔·罗维尔达愉快地嘟嚷道,走到他兄长身边。费尔和他长得很像,他低头看时,就像看见了增长十岁,留了长发的自己一样。“我就说,你还是得睡觉的。”


费尔在睡梦中皱着眉,很严肃的样子,这气质和赫托尔记忆中不一样。他老是记着很久以前的事。他闻见一种格外浓稠,热烈的血腥气,像是精纯的火焰,这微小的气味充满他的脑海,将他的视线引领到费尔的颈部。那里,符文刺绣的衣领和散乱的黑发间,露出一点带血的皮肤。


赫托尔的眼皮跳了一下,好不容易才忍住把哥哥揪着领子从地上提起来的冲动。他自己出了一脖子冷汗,被人近身攻击算是一个法师最大的失败,更别提伤到咽喉——只要刀刃往下切一寸,就没有什么法术和咒文能阻止死亡。他心里窜上一股火气,想要揍费尔一顿,又想用力摇晃对方求他别再干傻事了。


为了防止自己真跑去做其中任何一件事,赫托尔转身走开,将注意力转到荫蔽边缘躺的另一人身上。这是个小姑娘,或者说年轻女孩——他不擅长分辨年龄——剪得参差不齐的红头发刚及肩颈长度,被阳光照耀的发丝是明艳的姜红,散在阴影里的则是赤红。这颜色让他颇感兴趣地挑了挑眉。女孩个子挺小,五官脸型都圆润端正,但眉眼间有种尖锐的神气,表情比费尔还要严肃几分。她的衣袍上散布着干涸的血迹。


“这是怎么了啊。”赫托尔原地转了一圈。夹在两个显然没做什么好梦的熟睡者中间的感觉有些别扭。本着敬爱兄长的精神,他决定让费尔多睡一会儿,于是蹲下身去推红发的陌生女孩。




TBC.


暖男担当出场。(x)


评论 ( 6 )
热度 ( 32 )
  1. 你的铃堡你的铃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云寂迦南-原创奇幻故事杂志
  2. 思想的阁楼你的铃堡 转载了此文字

© 你的铃堡 | Powered by LOFTER